體驗機械錶五感的魅力

體驗機械錶五感的魅力

iPhone時代


你為什麼還貪戀機械錶?

手錶,若只為報時而存在,那麼就該在人手一支手機時被淘汰;幸好手錶早在功能之外,發展出裝飾、收藏等附加價值,如今後兩者的重要性甚至遠遠凌駕於其上。而象徵著頂級工藝的機械錶,承載著手作的溫度、觸感、聲響等五感之美,戀物癖如你我,怎能不貪戀它。

1795年,瑞士鐘錶大師路易寶璣(Breguet)發明了陀飛輪(Tourbillon)。普通的機械錶,尤其是懷錶,由於受到發條鬆緊度、金屬疲勞以及地心引力的影響,誤差較大。而陀飛輪這種鐘錶調速裝置,將游絲、叉式槓桿及擒縱系統設計在同一軸上運作,並在運行時以360度旋轉,校正地心吸力對鐘錶機件造成的走時誤差。

陀飛輪的擒縱機構放在一個框架(Carriage)之內,當擒縱機構360度不停的旋轉起來的時候,會將零件的方位誤差綜合起來,互相抵消,從而消滅誤差。陀飛輪最理想的旋轉速度一般是1分鐘轉360度。陀飛輪裝置極其複雜,製作成本及裝配工藝要求非常高,是機械錶中三大最複雜工藝之一。原因之一便是這框架和陀飛輪的重量不能超過0.3克或0.013盎司——相當於一片天鵝羽毛的重量或兩片鸚鵡羽毛的重量。同時,組成陀飛輪的精細組件中,即使在今天,大部分仍為手工製作。

 

當我們愛戀手錶,
我們愛戀的是什麼?

智能手機早已不是新鮮物事,而有關「智能手錶年代」的呼聲也正聲浪高漲。可偏偏如此,仍有人願意花一筆不少的數目,購入機械錶。我們訪問四位人士,他們中有收藏了近30年機械錶的資深藏家,也有剛剛對手錶發生興趣的人士,聽他們談談,在這個輕易就能知道「現在幾點」的時代,為什麼還會有人對機械錶產生興趣。




我喜歡恆久一點的東西

Eric So 52 
《游絲腕錶雜誌》營業總監

 

我喜歡收藏古董錶,從90年代中期開始就在海外與互聯網上找錶、結交同好。我享受這種尋寶的過程,大概是太容易得到的東西,可能會不那麼珍惜。新出的手錶我也會買,但要挑剔很多,設計、工藝、價錢,都會考慮。我有段時間非常追求擁有複雜功能的機械錶,但最後覺得一切不外如此。近四五年來,我注重收藏的是功能簡單、回到原本計時功能的手錶。

一般人認識裏,常把手錶和錢聯繫起來,我覺得這看法是錯的。我剛開始玩錶的時候,只是沒什麼錢的高中生,但我靠自己研究,也能有點心得。

真的喜歡手錶的人,不論便宜或者貴,重點是要由淺入深找到一支錶值得欣賞的地方,建立起自己有特色的收藏。

我目前喜歡功能簡單、好看的手錶。


手錶是一種傳承,是超越時間的存在

Henry CK48
攝影師

我媽是一個很喜歡手錶的人,而且她老是想留點東西給小孩、給家裡的老人。對於她來說,手錶是一種傳承,是超越時間的存在。電子錶就沒有這種慎重感。她買給我的這支寶路華,錶盤是透明的,讓人見到內部的零件。讓我想起,媽媽在我小時候買的一支Swatch,同樣是透明的。我見到就想,媽媽這麼多年還在買近似的東西。

 

 


回歸真實世界的質感

Heiman NG44
藝術顧問

我是一個會戴手錶的人,這習慣大概從小時候就開始了。我父親有很多手錶,小時候我就會拿他的錶來戴,扮大人。長大後,只要上班我都會戴錶,週末就很少戴。每個人都有一些儀式,提醒自己進入工作狀態,對於我來說,就是手錶。

我的工作需要與藝術圈、拍賣界的人打交道,這個世界的人都打扮地很光鮮。我的樣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,所以更需要一些東西,讓自己穩重一點,手錶能幫助我。

但我不會買智能手錶,難道資訊還不夠多嗎?生活被侵佔地太多了,要盡量減少一點。我不喜歡做什麼都依賴電話,現在似乎一切都電子化了,很方便,但也簡化地好像沒什麼樂趣。我覺得為自己的生活增添一點「不方便」,會帶來回歸真實世界的質感。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帶手錶。


錶是與時間無關的藝術品

Eleanor Chan27

企業傳訊總監

我大概從中學開始戴手錶。那時候我比較害羞,有個老師就教我,在身上戴些東西,緊張的時候可以捉住。那時候中學生也無法戴別的,我就選了手錶,緊張的時候,摸一下,人就會定一點。我戴的錶都是有指針的,我喜歡聽錶走動的聲音,給我一種安全感。

我自己是開畫廊的,我欣賞任何很認真地、花費心思去做的東西,無論它是一張凳子,還是一個冰箱。手錶對於我來說是藝術品中的一種。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喜歡手錶的人,她從小就告訴我,「手錶是藝術品」,而同時她自己常常遲到,所以我從來不會把手錶和看時間或者守時這個功能聯繫起來。我有個朋友,是位手錶收藏大家,他常戴的手錶甚至不準時或者完全不動的!這就看出,他戴那隻機械錶,是為了欣賞它的美感和機械構造,而不只是計時功能。

現在常有女生戴男裝錶,我能欣賞它們的複雜功能,但因為我的手非常細小,所以我自己常戴的還是形狀小一點的女裝錶。我今天戴的就是我平日經常戴的一款Franck Muller 腕錶。我喜歡它,是因為比較百搭,既能casual,又能莊重。而且我個人很喜歡barrel這個形狀,這品牌也以這一形狀著稱。我還是一個十分珍惜品牌價值的人,品牌以及創始人的故事、都會打動我。

我覺得手錶和智能手錶是完全兩樣東西。很多手錶,在工藝上真的是巧奪天工,要欣賞它需要一定的知識儲備,就像欣賞一幅畫一樣。而智能手錶,對我來講是功能性十分強的東西,現在有品牌在智能手錶上鑲嵌鑽石,但我就不太 buy這個概念。


Q1機械錶的魅力為何歷久不衰?

械錶的原理,是由機芯內的發條,利用純機械式設計,推動錶內數十、甚至數百個大大小小的齒輪行走。理論上,機械錶的發條只要有足夠動力,就可連續不停運作,一隻機械錶,戴上數十年絕對是平常事。上世紀70年代,石英錶面世,震撼腕錶市場,因石英錶與機械錶的結構相當接近,而且比機械錶更精準,因此迅速被市場所接受,機械錶一度被視為過時產品。幸好一段時間後,不少收藏家陸續發現,石英錶並不如機械錶般有吸引力,於是重新將焦點轉回機械錶上;而當中最大原因,在於機械錶更能展示工藝之美,一枚高手準的腕錶,其價值已不是單一著重於其報時效能,而是在於裝嵌及設計,相等於一件高級工藝品,魅力絕非石英錶可以代替。

 

Q2自動上鍊與手動上鍊有何不同?


目前市面上的機械錶,絕大部分依靠手動上鍊及自動上鍊,來令發條具有動力。手動上鍊是人手轉動錶冠,每款機械錶的動力儲存量都不同,例如能儲存48小時動力,則每隔日就需要人手轉動錶冠上鍊;而自動手鍊則是裝有一個半月形轉盤,當手腕擺動時,利用引力帶動轉盤,就可令發條具有動力。

 


 

 

 

Q3陀飛輪、萬年曆、三問,這些名詞到底什麼意思?


 

經歷多年發展,機械錶的製作技術已不限於顯示時間,更演變出複雜無比的功能,當中有陀飛輪、萬年曆及三問功能。陀飛輪是將游絲、叉式槓桿和擒縱系統設於同一軸上運作,原本是為陀錶抵抗地心吸力而設, 但在今日的腕錶上,作用已不大,純為展示製作工藝。萬年曆則是可準確顯示年份、月份及星期及日期,並能計算出閏年及閏月,理論上,每一百年才需人手調校一次。而三問則是一種響鬧裝置,以小錘發出敲擊聲,提供時、刻、分的報時。

 

Q4聽說機械錶一點也不實用?



陀飛輪、萬年曆及三問,大多出現於高級腕錶上,工藝展示比實際作用大。但機械錶亦有較實際的功能,例如提供計時功能,可以分別記錄時、分、秒;兩地時間,則需調校時針,就可以於同一錶盤上,同時查看兩地時間;潛水功能,則是加強錶殼的抗水壓能力,現時甚至發展出排氦氣閥裝置,以釋放在深海下的強大水壓壓力。

 


Q5動力對機械錶來說有多重要?


 

機械錶賴以為生的,就是動力,沒有動力,就算製作多複雜,亦無用武之地。不少製錶工匠窮畢生之力,只為增加動力儲存時間,以Lange 31為例,就提供長達31日的動力儲存。而不少品牌於錶盤或錶底上,加入動力儲存顯示,毋須日日佩戴,也能掌握腕錶的動力狀態。

 

 

 

Q6人生的第一支機械錶怎麼挑?


以一眾瑞士品牌為例,較受香港人追捧的有RolexPaneraiTudorOmega等。作為人生第一支機械錶,可先選擇品牌,一般而言,數萬元港幣的腕錶,已可感受到精準的機械錶魅力;而不少人的第二個考慮因素,就是外觀,當中潛水錶款及兩地時間屬長青型號,如果幾年後想換錶,也比較容易在二手市場上拋售。

 


 

Q7)除了瑞士,還有哪些國家的品牌值得關注?


一向以來,機械錶都以瑞士品牌為主,但近年其他國家的製錶技術,已經逐漸迎頭趕上,並逐漸受到全球錶迷的注視,例如德國的Glashütte、A. Lange & Söhne,英國的GRAHAM及Bremont,北歐丹麥的BOUTTE品牌,都陸續推出相當精采的腕錶,不想隨波逐流,德國及英國、北歐丹麥品牌,值得捧場。



Q8機械錶該如何保養與使用?


製作精密的機械錶,雖然被包裹在錶殼內,但其實還是很脆弱,雖然不少品牌經常贊助運動項目,但並不代表可以戴著機械錶做運動,尤其是網球、排球及哥爾夫球等手部快速移動的項目。除此之外,猛烈撞擊或搖動,都會對機芯造成損害。雖然不少機械錶具有防水功能,但亦不應一同沖熱水涼、焗桑拿,因為水蒸氣比水的密度高,容易進入錶殼內,後果可想而知。

 


 

Q9機械錶新不如舊?



愛機械錶,不但因製作精密,更因其背後的迷人歷史,所以不少機械錶迷更愛俗稱舊裝的機械錶,當中以Rolex最受錶迷追捧,例如編號114060Submariner,除了停產令其身價更矜貴外,不同的舊化程度,亦令其與別不同,比起新錶,更顯其獨特性,當然身價也就更高。

 


您的購物車內沒有商品!